掉了的酒桃不要可以给我(开学版

为什么要有考试和作业…(泪)

“你是谁的蝶,又是谁的后,

带走谁的梦,又困入谁的笼;

她是谁的王,又是谁的痛,

带走谁的魂,又落入谁的梦。”

·

潦草的摸了一下……是自己世界观的,算是自设。

应该可以看得出来我不会画皇冠和蝴蝶翅膀了(()乱涂了一下得了…

上面是自己瞎写的。

摆烂

mad画破防了,竟然觉得没有线稿更好看呜呜呜

潦草的摸了一下……

画完才发现围巾上那个是鱼啊啊啊我画错了呜呜呜呜呜妈咪对不起…😭😭@🌈emoji批发商🌈 

是两个自设贴贴!

p1依旧是滤镜~

【幻花】南柯(六)

现代作家幻和古代体弱皇子花

两个平行世界的人通过梦而相遇的故事(大概?)

实际cp为现幻×现花,古幻×古花,朝星×花乔诗(半原创,可以当幻花性转看)

中篇he(暂定

文笔不咋地,看着图一乐就行了

私设很严重,ooc算我的

时间线很奇怪,1和5是一个时间线,然后依次往下走。

·

六、回忆、初见与别离

“他像是那片无光的海中,经历着海浪的拍打,却依旧不肯屈服的一点,渺小而又微弱的,希望。”

·

他和某幻认识那年,高中,正是少年最好的年龄,也正好遇到了对的人。

其实一开始,他之所以会对某幻感兴趣…是因为见到了太多的麻木,遇到一个并没有放弃的,单纯感到好奇罢了。

那人眼中对世界不公的反抗是他从未见过的,他是那般顽强,却又是那般脆弱。

就像是忽明忽暗的烛火,一阵强烈的风就能够吹灭,而那熄灭的,又有谁知道那会是少年人的自信,还是一辈子。

于是他动了恻隐之心,他知道或许别人帮不了他,但自己能。

他当时本来要去一班的,却在到学校那天临时改了主意,去了最差的那个7班。

只是改善一下环境而已,他想,作为一个难得的富家公子,他觉得自己做的到。

至于为什么嘛…

…因为阳光下的那个少年,过于耀眼了。

耀眼到他这个被黑暗侵蚀的完完全全的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想要去靠近。

·

“你不是要来一班的吗?”白发少年咬着糖,靠着墙,扭头半是不解的问向身旁的人,“喂,花少北,问你话呢。”

“…啊,”花少北回过神来,把目光从远处那个少年身上移开,笑着应付道,“这不临时改了主意么。”

“……”蕾丝盯他片刻,觉得不太对劲,“嘶,你不太对劲啊…你不会喜欢上7班的谁了吧?”

“…?”花少北转头白他一眼,“你觉得可能吗?”

“这也不像啊…”蕾丝摸了摸下巴,“我和你认识那么多年了,也没有见你对哪家小姑娘动过心啊…”

“你不会…”蕾丝一眯眼,“喜欢上了个男的吧?”

“?”花少北皱眉疑惑,“你认真的吗。”

“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蕾丝耸耸肩,“那你为什么去7班嘛。”

“…唔,说不上喜欢吧,就是遇到个挺有趣的人。”

“…??”蕾丝瞪大了眼睛,“我草谁??”

“你踏马小声点草,”花少北连忙去捂他嘴巴,“你吼那么大声干嘛啊,生怕谁不知道一样。”

“…我只是单纯的觉得震惊,”蕾丝纳闷了,拍掉他的手,“我看你这人无情无欲的…我怎么能想到…”

“北子哥?”从远处走来的某幻跟他打了个招呼,笑道,“你在这儿啊?”

“哎,怎么了嘛,找我有事?”

“也没有,”某幻笑着摇摇头,举了举手上的篮球,“就来问问你打不打篮球。”

“我…”

“他?他能打篮球我能上天了。”一旁的蕾丝撇了撇嘴,不屑道,“就他这身体…唔唔唔!”

花少北手快的捂上他的嘴,以免他乱说,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身体好着呢,你特么别乱说。”

“……”某幻瞥了眼蕾丝,“这位是…”

“啊,我朋友,一班的。”

蕾丝挣脱了花少北的手,无语道,“你不至于吧花少北,你这么好面子吗。”

“……”花少北毫不留情的白了他一眼,“滚。”

“嘿嘿我才不要呢,”蕾丝自来熟的搭上了某幻的肩,“兄弟你好啊,我叫雷克斯班纳,叫我蕾丝就行。”

“行,我叫某幻,后面这个是老番茄。”

“唔,”蕾丝瞥了眼老番茄,莫名觉得他这头红发有点眼熟,“你们要打篮球的话就去吧,他…他真打不了。”

“为什么啊?”

“呃,”花少北尴尬的避开某幻的目光,“怎么说呢…就,遗传,身体不太好。”

“难怪我总觉得你病殃殃的…”

“?谁病殃殃了?啊?”

“…没没没,”某幻笑着转移了话题,“那你要去看我们打篮球吗?”

“这个倒是可以,”花少北瞟了眼蕾丝,“你要去吗?”

“去啊,为什么不去。”

“行,那走吧。”

·

“呀,某幻,”中国boy冲走来的四个打了个招呼,余光瞟到身后的蕾丝,“这位是…?”

“我叫雷克斯班纳,是花少北的朋友,”蕾丝扒拉着花少北笑道,“叫我蕾丝就好。”

“…你能不能憋扒拉我,”花少北面无表情的道,“给爷松手。”

“诶我偏不,”蕾丝欠揍的笑道,但还是松了手,“不是要打篮球吗?打啊。”

“行啊,你不来吗?”中国boy瞅眼花少北,问道。

“啊,我身体不好,不能剧烈运动,你们打吧,我看着。”花少北带着歉意笑笑,“你们加油啊。”

“行。”

“我去给你们买水吧,你们喝啥?”

“嗯…都行,你看着买吧。”

“给兄弟带瓶汽水昂。”

“这怎么好意思呢,”蕾丝拍了拍他的肩,“帮我带瓶可乐。”

“我也要!”

“得,”花少北扶额,想着自己等会要怎么带着一大堆汽水回来,然后转身朝小卖部走去。

等他回来时,午后的阳光正灿烂,一丝不落的打在少年们的身上,花少北眯起眼睛,朝某幻看去,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颜。

真好啊。

要是这个世界只有光明,就好了啊。

“回来啦?”蕾丝揽过他的肩,“我的可乐呢?”

“这儿,”花少北嫌弃的拱了拱他,“你起开,身上全是汗。”

“哟你还嫌弃起我来了?”

“怎么?不行吗?”

“好啊你,多年的情谊哪儿去了?被你吃了?”

“爬,”花少北又把汽水递给其他三人,白了蕾丝一眼,“你竟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中国boy听着他们吵架笑出了声,“什么啊,你们小时候就认识?”

“是啊,”蕾丝在台阶上坐下,“我爸和他…呃,总之我俩家是世交。”

“嗯,差不多吧。”花少北敷衍的应了声。

“?什么叫差不多啊?”

“就差不多啊。”

“……花少北我真是看错你了。”

“?走开,别肉麻兄弟。”

“花少北同学!”远处突然跑来个女同学,气喘吁吁的道,“老师有事找你过去下。”

“找我?啊,行。”

等花少北走远了,蕾丝叹了口气,扫了他们一眼,“唉,我不能跟你们说太多,这牵扯到他们家内部的事,总之他挺惨的,要是可以的话,你们对他好点吧。”

“……”某幻终于开了口,他下意识皱起了眉,“他家?他家怎么了?”

“……不好说,”蕾丝喝了口汽水,“反正他爸,哦,他不认他爸,反正他不是个东西就是了。”

“还有…”蕾丝的目光落在老番茄身上,他眯了眯眼,打量了下他,“我是不是认识你?”

“…认识吗?没有吧。”

“那可能是我认错了吧,”蕾丝回忆道,“你长得挺像我爸认识的另一家的小孩…”

“认错了吧。”老番茄平淡道,“走了,该回去了,要上课了。”

“嗯好,拜拜,下次见。”

“下次继续打篮球啊。”

“好啊。”

某幻垂下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要转学?”

花少北听到这话愣了愣,那时已经是高三,离高考没有几个月了,他心虚的否认道,“没有啊,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听蕾丝说的。”某幻盯着他,“他说你要转学,这是真的吗?”

“…呃,”花少北在心中暗暗骂了几句蕾丝,故作轻松的笑道,“怎么会呢,这都要高考了诶,别想了兄弟,好好复习吧。”

“……”某幻没有说话,停顿了几秒,转过头去,“…你最好说的是真话。”

“…那当然是了。”

花少北不敢看他,撑着头望向窗外,眼中包含着几分落寞和难以自控的悲伤。

抱歉…你会理解我的,对吧?

就在前不久,撒铋通知了他一声转学与搬家的事,花少北即使不太愿意面对,但他在喜欢上某幻时就清楚的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来的。

撒铋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因为怕被别人抓到把柄,所以他一直在不停的转学与搬家。

只不过无论搬到哪儿,去到哪儿,他与花乔诗能活动的区域也仅仅只有囚笼般大小罢了。

某幻啊…我知道我自己或许并不该爱上你,不,不是或许,是绝对。

如果分开是我们的命运,那便分开吧,因为我相信我们仍有着将来。

…或许吧。

某幻啊…趁我还在的时候,好好珍惜我一下吧。

毕竟,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了啊。

在某幻问完他后的隔天第二天,花少北就坐上了飞机,前往另一个城市。

他手托着下巴,看似是在观赏云层,实际上却是在发呆。

花乔诗坐在他身边,瞟了一眼自己好像颇为悲伤的儿子,轻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因为他现在的样子让她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当年被迫离开朝星的自己。

他们都是笼子里的鸟儿,同样的得不到自由,同样的无法与恋人相爱。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把撒铋的所有把柄完完整整的交给警察,会试着去上诉他,会试着逃离这个囚笼,会试着奔向自由。

总有一天,会的。

到了那一天…花乔诗垂下头,撒铋,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当初是你拿我的父母来威胁我嫁给你,离开她,失去自由,“心甘情愿”的踏入笼子里。

而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一定。

·

“……”

“……”蕾丝瞥了眼某幻,没说话。

老番茄和中国boy对视了眼,彼此都摇了摇头。

这能怎么安慰呢……唉。

“…嗯…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蕾丝犹豫着开了口,拍了拍某幻的肩,“毕竟你也知道他家的情况…唉,兄弟,离高考没有几天了,还是先好好复习吧,这样你以后说不定还能遇上他呢?”

“还有就是…呃,我可能也得转学……”

“?”老番茄皱起眉来,“花少北就算了,你为什么也要转学?”

“呃,不好说,但总之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蕾丝耸了耸肩,“没办法,我只能听我家老头子的。”

“……”

再也没人开口,剩余的四个少年沉默着,直到铃声响起,蕾丝起了身,冲他们挥了挥手,“再见。”

“…再见。”

剩下的三人也起了身,回到了自己座位,等待着课程的开始。

他们又过上了最为平淡的生活,为自己的未来做着打算。

只能期盼着…未来再相见吧。

以彼此最好的姿态。

·

还有两章!虽然我卡在第七章了但我还是想说()

这篇我真的写的好久啊,其实我还有一个鸽了很久的黑帮pa,现在还没开始写……

会有一个番外(?)因为其实我自己搞了个幻花的世界观,挺大的还,最后会说。

发完就跑)

【幻花】南柯(五)

现代作家幻和古代体弱皇子花

两个平行世界的人通过梦而相遇的故事(大概?)

实际cp为现幻×现花,古幻×古花,朝星×花乔诗(半原创,可以当幻花性转看)

中篇he(暂定

文笔不咋地,看着图一乐就行了

私设很严重,ooc算我的

时间线很奇怪,1和5是一个时间线,然后依次往下走。

·

五、家世、花和地狱

“梦中梦,囚中笼,笼中鸟,无自由。”

·

如果说平常人的生活是人间,那么,我的生活可能就是地狱。

花少北面无表情的写着,“沙沙”声在房间中不间断的响起,微弱的灯光照射出少年好看的容颜,他脸上甚至还带着点血迹,抿着唇,眸中深沉而又漆黑。

写完这句话后,他停下笔,将本子合上,台灯关上,整理好后走出了门。

“少爷。”门外的保镖向他点头致意,男人看到他脸上的血迹,犹豫片刻,出声提醒道,“您的脸上…”

花少北伸出手抹掉血痕,平淡道“无事。”

他顿了顿,又道,“母亲现在在哪儿?”

“夫人的话…您可以去后花园找找。”

“好。”

他于是继续往前走去,往楼下走去,习以为常的听着佣人们的问好声,到一楼后又出门往右拐,朝着后花园走去。

不得不说,这里是真的很漂亮,更是不知道多少人妄想拥有的豪宅,但花少北对这一切精致到极点的美丽都已经是看腻了,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了。

他从小便和自己的母亲生活在这个精致而美丽的囚牢里,像是笼中鸟一般,得不到一丝半点的自由。

在他知道父母婚姻的真相后更是从来没有把他名义上的父亲当做过真正的“父亲”。

那个男人不配。

他不配。

想到这,他皱了皱眉,在看到远处那道身影后又平缓了下来,走上前去,轻声道,“母亲。”

“嗯,你来了啊,”花乔诗笑道,容貌丝毫不输年轻时,花少北更是与她长的像极了,可能这也是那个人能对他有更大耐心的原因吧,“心情怎么样?”

“…不怎么样。”花少北嘟囔道,“您也是真有闲心啊…现在还能在这赏花漫步。”

“不然呢?”花乔诗反问道,笑着理了下头发,“走吧,陪我散会步。”

“嗯。”花少北应下声来,与自己母亲并肩往前走去,“您真的不担心吗?”

花乔诗漫不经心的反问道,“担心什么?”

“…您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如果你说那件事的话…唔,我是不怎么担心的,”花乔诗轻描淡写道,“反正被困在这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母亲,如果我没出生…”

“打住打住,”花乔诗叹了口气,“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无论你早来或者晚来,又或者是不来,我都得被困在这里。”

她朝他笑道,“至少现在还能有个人陪我说话散步呢。”

“……”花少北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于是花乔诗也没有再开口,这两个容貌相似且同样令人惊艳的囚中鸟便沿着花园的小路缓慢走动,放松心情。

“…母亲,您有过喜欢的人吗?”花少北问道,他只知道花乔诗是被迫与撒铋结的婚,至于他母亲有没有喜欢的人,他还真不知道。

花乔诗闻言脚步顿了顿,“…有啊。”

“…那他是拆散了你们是吗?”

“是啊,”花乔诗轻声道,“不然我会有个经济虽然不如现在但一定很幸福的生活。”

“……嗯。”

“你不会有喜欢的人吧?”花乔诗笑着打趣道,“不然干嘛问我这个问题。”

“………”花少北红了耳朵,脑子里不可控的回想起所爱之人的面容,轻轻的“嗯”了声。

“你还真有啊儿子?”花乔诗惊讶道,然后感兴趣道,“怎么样?那姑娘长得好看不?性格好不好?”

“……”花少北不吭声了。

“…不会是个男生吧儿子,”花乔诗意识到了什么,然后连忙道,“哎哎哎,我可没有偏见啊,你妈妈我当年喜欢的也是个女生。”

“……啊??”花少北这次属实是震惊了,“您没开玩笑吧?”

“没有啊,她是个…嗯,很帅气的女孩子哦,妈妈很喜欢她。”花乔诗笑道,眼里却是令人心疼的悲伤,“你喜欢的那个人呢?他怎么样?”

“…是个笨蛋。”花少北也笑道,“一个傻得可爱的笨蛋。”

“哈哈哈哈哈,”花乔诗认同的笑了出声,“她也是块木头,给她写情歌她都看不出来,啧。”

“给他写情诗他都看不出来…”花少北说完后停顿了下,哦,也不对,他看到时自己应该走了。

他短暂的沉默了会,好吧,我是挺怂的。

但没有办法,毕竟他…是我的光啊。

小心翼翼,不敢吐露真心…这应该是正常的吧?

·

或许会有很多的人羡慕他,至少目前所有知道他身份人对他说的话都是:“真好啊,那你很幸福吧?”

…不,才不。

如果让他在普通的生活与现在的生活中选一个,他宁愿穷,宁愿当个普通人,也不愿像现在这样空洞的活下去。

虚无而空洞的生活他已经过够了,得不到自由使他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像是厌倦了。

他活在这人间,却像是活在地狱。

这一切的原因都来自于那个男人,那个强迫花乔诗嫁给他,然后囚禁她的那个男人——撒铋。

撒家最初就是干见不得光的生意起来的,所以哪怕是现在这个社会也依旧保留了那部分“黑”。

就是这一部分黑侵入了他的生活,于是他的手上也曾沾过血,哪怕他当时只有6岁,于是他的手中也曾拿过枪,哪怕他当时只有10岁。

在那个小孩子天真烂漫的年龄,在那个别人都在玩乐的年龄,他在干什么?

哦,他在被困在屋子里跟动物厮杀。

他甚至觉得,如果不是他这张脸长得过于像花乔诗,如果不是花乔诗死命要留下他,他可能在出生的那一刻就死了。

…不过那样也好过活在黑暗中啊。

他有着所有人都羡慕的身份,他有钱,是个富家小少爷,有着所有人都想要的家庭背景,因为没人敢惹他,却比所有人更空虚,更憎恨黑暗,更贪恋光明。

他见过了太多太多麻木而冷漠的人们了,连带着让小时候的他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一种不信任感。

他喜欢文字,喜欢故事书里讲述的美好而又光明的世界,因为那是他从来不敢奢望去得到的。

他见过人的阴暗面,见过人们的互相算计,尔虞我诈,见过那些麻木空洞的灵魂,却唯独没有见过光,没有见过希望。

“…或许,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他的原因吧。”

他写道,脸上久违的扬起了笑容,眸中被灯火映进了光。

“毕竟,他那样顽强不信邪的灵魂…不多啊。”

·

“乔诗,你看这个项链,我专门给你在拍卖会拍下来的,”男人举着一个带星星状的项链笑道,“你不是最喜欢星星了么?怎样?喜欢不?”

“……”花乔诗静默了片刻,面无表情的应道,“喜欢。”

“那就好,你戴上吧,你戴上一定很好看。”撒铋满意的笑了笑,又继续道,“今天晚上你想吃什么呢?海鲜怎么样?我朋友最近还送了我许多对身体有好处的食材,我让厨子去做了,你晚饭多吃点,一定要把身体养好了,其他都是次要的。”

“嗯。”

“少北也是,他也要补补身子,他从小就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这样总归是不行的,毕竟作为我的儿子,以后肯定是要继承我的位置的,”撒铋又道,皱了皱眉,“不过最近那些叛徒倒是意外的嚣张,是时候该治治了。”

“对了,李旭,让你帮我联系的律师交谈的怎么样了?”

李旭半弯腰,恭敬道,“老爷,已经联系好了,对方是个名声不错而且很有实力的大律师,跟人家沟通过了,她现在正好缺钱呢,愿意帮我们当顾问。”

“那就好,你做事我是放心的,”撒铋点点头,“那就安排下时间吧,我们也是时候把那些叛徒给解决掉了。”

“是,目前约好的时间是后天的下午4点,地点还没定,您看?”

“嗯…查过身世没,这人信不信得过?”

“查过了老爷,就是个普通人,可以信任。”

“那就约在这里吧,发展成长期的合作对象好了,不然找一次杀一个也比较麻烦,最近还是不要被那些警察抓到把柄为好。”

“好的老爷,那我去帮您沟通去了,祝您与夫人有个美好的下午。”

“嗯去吧,”撒铋挥挥手打发了李旭,然后又继续跟花乔诗唠叨了起来,大多数都是他说,花乔诗应几声。

花乔诗有些心不在焉,她知道撒铋最近被警察抓到了些小把柄,因为撒铋跟下属谈事并不会避开她,或许是觉得她不会害他吧,毕竟以他的观念来说,没有女人会不爱慕虚荣,所以一定不会害他。只不过…可惜了,她恰好是那个例外。

撒铋啊,你可能真的要活不长了。

你的把柄,我可是多着呢。

想到这时,花乔诗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弯着眼睛应着撒铋的话,“嗯。”

撒铋人都看傻了,花乔诗有多久没在他面前笑过了,这一笑给他弄得心都痒了,一瞬间他似乎就理解了历史故事中的为博美人一笑的周幽王的心情。

老兄,这可能真的不怪你。

我是真理解了你的心情啊,撒铋在心中感叹道,他现在觉得如果花乔诗对他多笑笑,他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了。

也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以后把他送入牢的正是他最心爱的人,他会怎么想呢?

·

是花的pa,发现自己好久没更了上来发一篇存货……虽然还没写完ww

其实我觉得这篇我写的挺,梦幻的?理想吧就,兜兜转转那么多年,还是没有忘记彼此,还是依旧爱着彼此,最后也终于得愿以偿的在一起了。

幻花是彼此的光,星乔是一同闪耀的星星,我都很爱他们。